我在你背后回头笑一下

我爱漫画,手游,小说(晋江)。所有都可以来聊~ 脑洞异常多。。。

【娱乐圈】提拉米苏的滋味 04

亡人越刀:

甜点师影帝青X单身爸爸总裁宇,长篇,甜甜甜甜甜甜甜

—— —— —— —— ——

第三章:霜糖舒芙蕾和豌杂汤面


王青上了后座,夏夏对这个帅气的大哥哥特别好奇,一路上一直回过头来偷偷瞟他。
冯建宇开车很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青还是有一点惴惴不安,心脏跳的有些快。也许是坐不惯这辆车?王青心想,为什么心脏跳的有些快呢?
“对了,”冯建宇从后视镜看了王青一眼,“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王青透过后视镜和冯建宇对视了一眼,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说:“我叫王青。”

王青的店离这里果然不远,一个路口的样子,拐过来就到了。那家小店附近是几家写字楼,这是时间已经下班了,黑漆漆一片,旁边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书店还开着门。
王青打开店门,开灯。一瞬间屋里亮堂起来,配合着屋里浓浓的甜味,还有奶香,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王青领他们上了二楼露台。

露台中间大面积是天井,屋顶被王青撬掉了,安了大块的玻璃,做成一个水池。四沿周摆着几把桌椅,还有很多花草。虽然是冬天,角落的几盆月季还幽幽地开着花,在晚风中摇啊摇的。
一楼开着暖黄色的灯光,从玻璃板下透上来,经过水的折射,映得整个小露台波光粼粼的,偶尔摇过去几尾游鱼的阴影。
夏夏开心极了,她趴在水池边用手去摸鲤鱼,看到玻璃板下面的一楼大厅,惊讶地回头大叫:“爸爸!爸爸!水里有一个人鱼宫殿!”
冯建宇走到她身后,怕她着凉,不许她玩水。
“那不是人鱼宫殿,那是一楼大厅,咱们从那里上来的,你忘记了?水下面是玻璃板,你是透过玻璃板看到的一楼。”
夏夏噘着嘴,很不高兴的样子:“才不是呢!爸爸笨蛋!一楼大厅不会像这样晃啊晃的!只有美人鱼宫殿才会摇啊摇。”
冯建宇一本正经地纠正:“不对,你看到的摇晃只不过是水的波影,宫殿和大厅本身都是不会晃的。”
夏夏重重地跺着小脚,快要哭了。冯建宇有些无措。他总会弄哭夏夏,却不知道为什么。

王青从楼下快步走上来,手里端着一杯舒芙蕾,舒芙蕾通体金黄,顶端膨胀得圆滚滚的,撒着洁白的霜糖粉,确实是女孩子都会喜欢的甜点。
王青单手托着托盘,路过夏夏时另一只手将她一抱,直接抗到肩上。夏夏小泪珠还在眼睛里打着转,突然天旋地转的,晃过神来时就坐到了王青哥哥的肩膀上。她有点迷糊,一时愣住了。
王青把蛋糕放在桌子上,嘱咐夏夏:“快吃,三分钟后舒芙蕾就要开始塌陷了,就不好看了!”
夏夏对好看的东西有种天然的执着。她闻言,也忘记了正在和爸爸生气,抓住勺子舀了一大勺,匆忙地塞进嘴里。
王青蹲在她身边,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夏夏仔细想了一会儿:“好吃,甜甜的,软软的,就好像,就好像有糖在嘴巴里跳舞!”
舒芙蕾是靠蛋清和奶油膨胀所制作出来的甜点,看上去鼓鼓囊囊一团,其实没有多少东西。入口绵软即化,膨胀出来的细小气泡会在嘴巴里破裂,剩下奶油蛋清和霜糖。之前王青没有留意过,被夏夏一说,果然有种“跳舞”的感觉。
王青摸摸夏夏的头顶,回头对冯建宇笑:“你女儿很有语言天赋哦。”
冯建宇站在水池边,暖黄的灯光在他身上摇摇曳曳,他含笑看着夏夏:“她们老师一直说她小脑瓜很奇特,跟一般人的想法往往不同。上次老师让用活泼造句,别的孩子们都说鱼儿很活泼,只有她,憋了半天,说,鱼儿游过去了,水很活泼。老师跟我讲的时候,笑死我了。”
夏夏撇撇嘴。
王青俯下身来一把把她抱住:“这有什么好笑的,宋词里不是有一句类似的吗,蝴蝶飞过来,花很热闹。鱼儿游过去,水很活泼。看来我们夏夏以后要做诗人的。对不对夏夏?”
夏夏说她不想理爸爸了。爸爸取笑她,还骗他说世界上没有小人鱼的宫殿,爸爸最坏了。
王青抱着夏夏,站在水池边,看红鲤鱼一条一条地游过去,看一楼大厅在水光的映衬下一摇一摇的。
“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叔叔这里真的有美人鱼的宫殿。”王青挑着右边眉毛,故意说的小小声,“但是只有小孩子才能看见,你爸爸看不到,所以才说没有。”
夏夏吃完了甜点,心情好多了,也愿意原谅爸爸了,她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唉,原来大人这么可怜,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很晚,没有饭吃,还看不到小人鱼的宫殿。”
王青扭头问冯建宇:“冯总还没吃晚饭?”
冯建宇摇摇头:“下午垫补了几块饼干,别忙了,我回去吃点零食就行了。”
“那怎么行,你总是这样难怪胃不好,”王青抱着夏夏下了楼,“夏夏走,咱们去给爸爸做晚餐去。”
从来都是爸爸照顾夏夏,夏夏难得一次可以给爸爸做晚餐,整个人都撒欢了,在厨房碰碰这个,摸摸那个。她神色小心翼翼的,摸摸平底锅要觑一眼王青的脸色,王青只冲她笑,她于是放心了,把柜子里的小糖豆都找出来,塞进嘴巴里。
王青没空管那个小祖宗,他在发愁。
冯总胃不好,美味的生火腿是想都别想了,高蛋白高糖分的东西,最好也回避吧。王青站在那里发愣,实在不知道给他做什么合适。现熬粥肯定来不及了,汤品也不及炖。
王青第一次,站在灶台前无措成这样,满腹食谱似乎毫无用武之地。他翻捡了一回冰箱,找到了一把豌豆和一小块羊肉,还有晚餐吃剩下的一小绺龙须面。

王青把碗端上桌的时候,心里其实是很忐忑的。他中餐做的不好,仅能勉强果腹而已,怕对方嫌弃,又怕犯对方的口忌。

好在冯建宇吃的很开心。冯建宇并没有那么多讲究,他生活的要糙很多,对食物的要求很实在,吃饱就行,有肉最好。王青说自己中餐不好绝对是谦虚了,或者是参照物选的不对,冯建宇一口面吃进嘴里,立刻感到了双方的差距。

面很劲道,能吃出来对方已经把面尽量煮软了,恰好维持在一个“不增加肠胃负担”和“口感还过得去”的区间里。汤倒是没什么出彩的,不过热水而已,但是面汤提前煮了豌豆,有一股隐约的豆香味。
汤底是豌豆打底,还有一撮豆腐丝,切的细细的。面上盖着几片薄薄的羊肉,和几朵细碎的葱花,被热汤一烫,也熟得恰好。
一碗汤面下肚,冯建宇额上沁汗,胸腹熨帖,胃里暖洋洋的。
看爸爸吃的这么香,夏夏也想挑几根面条吃。夏夏筷子还用不好,干着急,踮着脚趴在桌子上,还是够不到,只能露出一双眼睛。
王青把夏夏抱起来,揽在怀里坐了,拿一只小木碗挑几根面条出来。他用筷子把面条夹断,夹成一小段一小段的,舀在勺子里喂夏夏。

灯光在小圆桌上方打出圆圆的晕影,三个人凑的很近,王青能看到冯建宇左眼下的泪痣,小小一点,在他眼睛里生了根。
店里没有开音乐,外面的人声车笛遥遥可闻。碗上散出蒸腾的白气,在这个冬夜里,带着不可名状的力量。

回去时已经将近十一点钟,夏夏睡着了。王青抱着她,给她裹一件外套,手护着她的头,怕她被凉风吹感冒。夏夏把脸埋在她王青哥哥的胸前,闻着王青身上特有的奶香味,睡得甜甜的。
冯建宇拿遥控钥匙打开车,站在车外,看王青小心地把夏夏安置好,系上安全带:“今天,真是谢谢你,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要没有你,夏夏不会这么开心。我都不记得她上次这么开心是什么时候了。自从我和她妈妈离异以后,夏夏不说,其实我能看出来,她很不快乐。不管怎么样,真的谢谢你。”冯建宇苦笑。
王青微微俯下身,直视着冯总的眼睛:“那你呢?你开心吗?”

王青目送着车子开走,回过神来,登录新浪,发了一条微博。
微博配图分别是热腾腾的汤面,右上角还有一只筷子都拿不稳的小手,被他修长的大手包裹住。
王青在微博上也算是小有名气的美食博主。闲暇时po些自己做的食物,摆盘调色都很赞,偶尔爆张自拍就疯狂涨粉,很得姑娘们追捧。

王青ZG:深夜一碗豌杂面,要和爱的人一起分吃哦。【图片】

回去的路上,冯建宇已经尽量把车开的平稳了,但是想起来那句:“你开心吗?”还是忍不住手抖了一下。汽车正好轧过减速带,车身微微一颤。冯总心想,这可真是,落荒而逃。
王青真的适合去演电视剧,冯建宇心想,他用那种眼神看人的时候,没有人能抵挡住那样的魅力。

“王青哥哥呢?”夏夏被惊醒了,揉着眼睛,四下打量,“王青哥哥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回家呀?”
冯建宇扭头笑笑:“不要叫哥哥,要叫叔叔!叔叔要回他自己的家啊。他怎么能住在咱们家呢,他也有自己的家人要照顾呀。”

“唉,”夏夏叹了口气,觉得真是苦恼极了,“王青哥哥那么好,要是每天晚上都可以见到他就好了。”

评论

热度(66)

  1. 我在你背后回头笑一下亡人越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