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你背后回头笑一下

我爱漫画,手游,小说(晋江)。所有都可以来聊~ 脑洞异常多。。。

【娱乐圈】提拉米苏的滋味 03

亡人越刀:

甜点师影帝青X单身爸爸总裁宇,长篇,甜甜甜甜甜甜甜

—— —— —— —— ——

第二章:榛子巧克力


冯建宇无故旷工一个上午,下午的文件就堆成了山。别人不来上班,一天两天的没什么,他不来,好多文件没办法签,不签,下面的总监和制作人就没办法执行。
人可以等,档期等不了啊,下季度音乐部要主推两张唱片,综艺部接洽了一个电视台综艺节目的外包项目,影视部还压着成千上百的剧本等着,经济人单独呈上来的广告,大大小小更是不计其数。都等着冯总签字呢。
冯建宇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半,电话一个接一个,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来用。
等广告全部整理完,专辑理出眉目,剧本分配好,冯建宇抬腕一看,已经八点多了。冬天的八点钟,天已经黑透了,外面车流煌煌,整栋大楼里却人声寂寂,灯火了了。
冯建宇推开内间的门,小声叫道:“夏夏?夏夏?”
屋里很暗,夏夏早就睡着了,从小沙发上传来轻柔的呼吸声。冯建宇怕吵醒她,不敢开灯,摸黑走上前。
今天下午五点钟,司机就把女儿接到了他公司。他一直没顾上闺女,于是小姑娘自己乖乖地写完了作业,画完了手工,在隔间披着爸爸的羊绒大衣睡着了。小脸睡得红扑扑的,眼睑动也不动。
冯建宇有些心疼。他的前妻给了他五年最糟糕的人生体验,但也给了他一份大礼,给了他生命中的瑰宝——一个天使。
他俯下身,把女儿抱起来,拿了桌上的车钥匙下楼。
小姑娘被惊醒了,揉揉眼睛,把脸埋在他怀里:“爸爸你忙完了吗?我们能去吃东西了吗?我饿。”
冯建宇内疚的不得了:“对不起夏夏,爸爸太忙了。你想吃什么,爸爸带你吃。”
夏夏想了很久,做了一个小计划。她说想去逛超市,买零食,然后想吃一只舒芙蕾作为晚餐。
冯建宇很爽快地答应了。他平时工作很忙,难有这样的时间,陪女儿逛逛超市,吃吃甜品。夏夏也乖,也许是家庭原因,她很内向,很听话,很少提自己的要求。这样的性格不像冯建宇,更不像他那个强势美艳的前妻,这样的性格,冯建宇总有些心疼,偶尔的一个撒娇,或是一点小任性,总希望可以满足她。
从公司回家的路上,正好路过一家沃尔玛,沃尔玛旁边的国际大厦有甜品部,可以供应舒芙蕾。
冯建宇把车停在沃尔玛的地下车库,然后抱着夏夏去逛超市。冯建宇怕夏夏的书包放在车上不安全,索性把粉粉的米老鼠小书包放在夏夏的胸前,和夏夏一起揽在怀里抱着。
夏夏进了超市就忍不住从爸爸怀里跳出来,直接撒了欢,看见什么要什么,不一会儿购物车就装满了。
看着至少五盒乐高积木,冯建宇摇头苦笑,也不知道超市这种形式是谁发明的,太无耻了。每次进来前打算好了只买少少的几样东西,结算时却发现,货物数量和开支早超了预期。
小孩子就更是,进了超市就走不动路,那架势,非要把超市搬空不可。
冯建宇其实不太会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算对孩子好,只能从物质上充分满足,甚至加倍满足。
他和太太早早离婚,即使不离婚时他的太太也不是一个充满母性的人,孩子其实几乎没有享受过温柔的母爱。
他这些年没有再婚,除了真的没找到合适的人以外,也有夏夏的原因。夏夏性格这么内向,万一爸爸重组了家庭,她不适应怎么办?她心里难过怎么办?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又有几个能接受老公已经有了个挺大的女儿?对人家小姑娘也不公平。
想想还是算了。只是辛苦了夏夏,每天要忍受爸爸寡然无味的早餐,学校午托的午餐,和有一顿没一顿的晚餐。
夏夏穿着小红棉袄,哒哒哒哒地在超市里跑来跑去,开心极了。

“爸爸我要芭比娃娃!”夏夏拿着一盒娃娃,大眼睛眨呀眨的,比娃娃还好看。
冯建宇很无奈,蹲下身来平视她:“可是你已经有很多只娃娃了啊。”
夏夏背着手,撇着嘴:“可是我没有这一只。这只娃娃是妈妈。”
冯建宇没听懂:“什么妈妈?”
夏夏低着头嘟囔:“这只娃娃就是妈妈。”

那只芭比娃娃是今年的限量款,主题是职业女性。娃娃一改之前的长发公主裙,而是剪了利落的黑色沙宣短发,一身火红的职业套装,涂着烈焰红唇。
这只娃娃其实卖的不好。女孩们还不懂什么是女权和解放,她们天然喜好华丽的裙装,喜欢精致的层层叠叠的花边,喜欢芭比公主金色的长发,粉粉的嘴唇。
只有夏夏,她心里惦记着她的女强人妈妈。
冯建宇没听懂,他也没在意。只以为是女儿喜欢,就直接放进了购物车里。

又买了几包谷物片和桶装酸奶,拿了红色和黄色的彩椒,新鲜鳕鱼肉和杨桃,——冯建宇自己不承认,但今天上午,他其实是真的被王青的鱼排给馋到了,他决定明早试一试,似乎挺简单的样子。
他把购物车推到收银台,夏夏迈着小短腿,捏着爸爸的大衣衣角,亦步亦趋地跟在爸爸身边。

收银员刚刚扫完一包巧克力豆,薄薄的一层巧克力包裹着一整颗榛子仁,夏夏迫不及待拆开来吃了。
“好吃吗?贪吃鬼夏夏?”冯建宇一边掏信用卡,一边笑问。
“好吃,忙碌鬼爸爸!巧克力太好吃了,冬天吃巧克力甜甜的,又暖洋洋的。”
夏夏喜欢吃巧克力,喜欢奶油蛋糕,喜欢一切甜点。她的小乳牙白白的,小米粒一样大,刚刚长出来没几年,就被她吃得坏掉了两颗,每年都要定期去看牙医。
以前夏夏跟着妈妈的时候,妈妈管的很严格,不许她吃过量的糖。后来爸爸妈妈离婚,妈妈出国以后,再没人能管得了她,大宇又一味地宠,她吃起甜点来根本没够。
交了钱,冯建宇把五大包东西塞回购物车里,把闺女也塞进购物车里,不敢推的太快,很从容地把车子推进地下车库。
两个人开开心心地,把几大包东西放进后备箱,然后调头出去,准备去隔壁吃甜点。

隔壁的国际大厦却大门紧闭,从门里看去,一楼大厅灯光很暗淡。冯建宇心里奇怪,按道理这种规格的酒店,不说二十四小时开门迎客,最起码要做到灯火彻夜长明啊。
泊车的服务生很抱歉地解释:“先生不好意思,我们承接了一项国际会议,会议期间不接散客,真是不好意思啊。”
这也没办法,北京就是这样,一切权本位,金钱名气什么的,在政治面前通通让路。
冯建宇为难地看着夏夏,夏夏却不干了。夏夏很饿了!夏夏饿了一下午了!夏夏要吃舒芙蕾,一定要吃,现在就要!
舒芙蕾是公认很难做的甜点,而且必须现做现吃,连锁快餐式甜品店绝对没有。这个时间段,附近能吃到舒芙蕾的地方只有大型酒店。
可是泊车服务生很无奈地解释:“这附近两家五星酒店都被这个会议包场了,肯定是不成了。要不您往市中心找找吧。”
已经九点多了,现在返回市中心,吃完甜点再往家赶,到家都得下半夜了。冯建宇扭头问夏夏:“要不然咱们吃个别的吧,行吗?上次咱们吃的,芒果班戟成不成?”
“可是我就想吃舒芙蕾,”夏夏快哭了,“可是你答应过我的,要带我吃舒芙蕾。”夏夏的小泪珠在眼眶里转啊转,小脸皱皱巴巴地,皱成一团。
冯建宇真是为难,手足无措。他手忙脚乱地抽几张纸巾给夏夏擦眼泪,被夏夏一把打掉手。

正纠结间,就听外面有人在敲玻璃板。
冯建宇降下车窗。
“是你?”冯建宇讶然。
——窗外的人是王青。
王青发誓真的不是他跟踪顾客,这纯属巧合。
沃尔玛今天开了意大利的生鲜专场,有品色很好的马斯卡彭奶酪和帕尔马生火腿。火腿还好,马斯卡彭奶酪因为保质期短,能买到这么新鲜的实在很难得,王青于是特地来选购一些回去,不管是做甜点还是做主菜,都很添彩。
沃尔玛离他的店不远,他索性没有开车,关了店门后,一路溜达着过来,为走近路,横穿国际大厦的停车场。却不料这么巧,竟遇见了故人。
要是平时遇见了,冯建宇无论如何也要软磨硬泡,拉去公司签艺人合同,可是现在时间场合都不对,冯建宇正无措,也没有心情。因此只是打了个招呼,并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王青,他刚才在旁边,早把前因后果听了八九成。透过降下来的车窗,看见一大一小两个人,用一模一样的眼神仰头看着他,心脏不知怎么的,就有点被戳中的感觉。
他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按说平时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个性,也许是冬天寒风有些冷,也许是刚刚买到心爱的食材⋯⋯他有些出乎自己意料的热情,一句话却脱口而出,不加思索。

“要不,你们去我那儿坐坐吧,离这儿近的很,⋯⋯我会烤舒芙蕾。

冯建宇还没说什么,夏夏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她把车门直接打开:“帅气哥哥,你快上来!给我们指路呀!”

王青突然觉得,也许偶尔管次闲事,也没什么不好呀。


评论

热度(76)

  1. 我在你背后回头笑一下亡人越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