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你背后回头笑一下

我爱漫画,手游,小说(晋江)。所有都可以来聊~ 脑洞异常多。。。

【ABO】【青宇】信息素紊乱症 01

亡人越刀:

我就不信我发不上来!有肉部分移步新浪微博:亡人越刀

【ABO】【青宇】信息素紊乱综合症


很久以后,王青清早起来给他家领导做饭的时候,总能想起那一天。似乎他们的关系,就是在那一天起,彻底变了味儿。

那是他俩军校三年级的时候了,是个夏天,礼拜四。那天指挥作战系有一上午的机甲实践课。大宇身体不舒服,请假在宿舍睡觉。他早晨醒来,莫名其妙地浑身发热,脸色潮红,浑身酸软无力。
王青给他做了早餐,给他盖好被子,嘱咐他等他下课陪他去医务室。
王青下了楼,穿过宿舍楼一楼的休息室大厅,步履匆匆地要赶往操场。大厅里有三三两两的人,早晨没有课,聚在长桌前聊天,写论文。看他下楼来,都放下手里的事情看着他。
王青感觉到他们的视线,一个Alpha被一群Alpha侧目围观的感觉,那简直惊悚地可怕,即使是信息素强大浓烈如王青,也难以避免那种不适感。
王青最近信息素也不太稳定,活跃得过分,经常被动激发出来。这次也一样,他身体里的信息素腺体直接给了反应,强大的信息素味道喷发出来,在他身周行成了一个强大的气场:“看什么?”
底下的人有点怕他,这个指挥作战系唯二的传说,他们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做作地恢复了之前的喧闹。
王青皱了下眉:“莫名其妙。”
一路上很多人对王青指指点点,频频侧目。还有医疗系和宣传系的omega们,露出难过的神色。王青心里纳罕,低头看看自己的衣着,又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
终于赶到操场,有几个相熟的Alpha过来自动和他分到一组,他们几个是老朋友了,在新生报道时就处在同一组方阵。
一个姓张的Alpha走过来,挑眉看着王青:“大宇呢?怎么没和你一起?”
王青朝他解释了。
张小哥凑过来,鼻子凑在他的衣领上,闻了闻王青身上的味道:“你昨晚泡吧去了?怎么一身的omega发青时的甜腻味儿?”
王青抬胳膊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没有啊?我昨晚一直和大宇在一起,赶了一宿的论文稿子。谁像你,一天不出去浪就浑身痒痒。你鼻子出问题了吧?我没闻到自己身上有陌生人的气味啊?”
张小哥也很纳闷儿,王青身上的味道若有似无,不像是和omega有过亲密接触。那味道虽然清浅,但信息素活跃浓重,应该是个强壮优质的omega,闻上去还有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王青一上午的训练都魂不守舍。

中午下课,王青在餐厅里打包了地三鲜和荷塘小炒,还有热汤和海鲜烩饭,一路心不在焉地提回宿舍。正午热辣的太阳打在他身上,汗透重衫。
宿舍门没锁,他推门进去,开门的一瞬间,仿佛被子弹击中——晴天霹雳。
屋里一片信息素的风暴。空气里全是omega发青时的甜香味,浓重得近乎粘稠。王青站在门口,那种酸软甜腻的感觉迅速席卷了全身的感官。他身体里沉睡了二十二年的标记腺体一瞬间复活,犬齿里储存的信息素让他牙龈发痒,让他不由自主地用舌头去轻舔牙齿。
“大宇?”王青迅速合上门,把买回来的食物扔到桌上,按捺着心底叫嚣的欲望,走近风暴的中心。
床上,大宇正蜷缩在被子里,发出轻轻细细的喘息。
这不可能!王青眯起眼睛,冯建宇是个omega?!这怎么可能?!他是指挥作战系,乃至整个军校唯一和王青旗鼓相当的存在,强大活跃具有侵略性的Alpha信息素,从报考排队那天的第一面起,就给王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怎么可能会是个omega?!

王青第一次遇见冯建宇,是在军校招生考试的队伍里。
当时王青站在他前面几个,只感觉身后浓郁的Alpha信息素不要钱似的往外喷洒,勾引的来来往往的小Omega频频侧目。
王青回头看去,对方很打眼。很意外的不高,一米八几的个头儿,就是在beta里都不算很显眼的身高。更不要提以强大结实著称的alpha。
他和王青一样,身边都空出一片真空来,队伍前后的人都离他俩挺远——很多Alpha对同类信息素很排斥,尤其是比自己强大的alpha散发出的侵略性的气味,雄性动物的本能让他们厌恶性远离。
王青却并没有觉得很排斥,他的每个毛孔里都透露着一股棋逢对手的兴奋,心底的好胜心和征服欲蠢蠢欲动,体内的信息素腺体叫嚣着想要释放。
对方也察觉到了这股叫嚣的气息,抬眼看过来,平直的眉梢下一双精湛的眼睛。侧头间,耳垂上蓝色的光晕一闪而过,晃花了王青的眼。
很久以后,再次见面,王青回忆起那次初遇,画面闪过心底的时候,都感觉心上一颤。

王青第一志愿是驾驶系,他从小喜欢战舰胜过喜欢机甲,驾驶战舰是他从小的梦想。
但是他这次面试折戟了,而且很丢人的,第一轮信息素测试就被唰下来了,不合格理由一栏填写着几位导师的意见:信息素太过于活跃,不利于危机时刻的把控。推荐调剂指挥作战系。
王青捏着薄薄的纸,仰头,鼓起嘴巴叹了口气。

指挥作战系的导师们却如获至宝。飞行员要求alpha冷静淡然,信息素越平和越好,指挥系却恰恰相反,信息素越活跃,越暴躁,越有侵略性越好。最好单位信息素浓稠到不需要标记,身体一震omega就怀孕,那就完美了。
王青提着行李,来了指挥作战系报道。学生自治会早就听说,这一届新生卧虎藏龙,有两个Alpha,因为信息素活跃度超标而被调剂,这简直是一桩奇闻。要知道,以往的惯例都是信息素活跃度不够而被退回的。
两个强大的Alpha理所应当地被分在了同一个寝室,那是王青第二次见到冯建宇。

无论如何,王青站在冯建宇床前,仔细回忆,实在想不出来他哪里像一个Omega。如果Omega有他这个样子的,王青想,那估计会是一场社会革命。
但是他现在没办法思考这个问题。
一个成熟强大的Alpha,在一个气味如此动人的发情期的Omega身边,是没有脑子考虑哲学的。
他脱下制服外套,一把扯下腕表和领带,松开领扣,脸上挂着势在必得的微笑:“大宇,别怪我,这是你勾引我的。”
冯建宇烧的迷迷糊糊,只感觉一股熟悉的信息素味道扑面,他挣扎着抬眼看了看王青,把两条手臂软软地搭在了他的肩头。
那种包容的信任和接纳一切的亲昵神态,让王青一下子发了狂,右手捏住冯建宇的脖颈和下颚,迫使他把嘴张开,然后猛的吻了上去。Alpha的唾液里含有很浓重的信息素,接吻时可以暂时标记,使接下来的发情热不会那么难熬。
冯建宇心里清楚,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变故,他是个Alpha,这是毋庸置疑的。他从小的信息素检测都很正常,也很活跃。考上军校以前,他还交过几个Omega朋友,虽然并没有标记她们,但是交往中信息素攀升,就像每一个Alpha一样,并没有什么异常。
我应该是得了病。冯建宇迷迷糊糊地想,或者是王青的诡计,给我注射了什么针剂。
王青的舌头很用力,大型犬一样,偶尔在分开的间隙用鼻子发出性感的哼声。他并没有标记过别人,但是有些事情深入一个雄性的基因和骨髓,特别是对象是他的时候,不需要练习,上手就来。

—— ——
【河蟹爬过】
—— ——


冯建宇清早没有起床,身上只穿了一套睡衣。工字背心,短裤,很标准的宅男夏天必备。王青把他的背心撩上去,去捏他紧绷绷的腰腹,捏他结实的胸肌和粉粉的小红豆。
那背心是棉质的,有一点粗糙的质感,划过皮肤的感觉让冯建宇整个人发着抖。
“你是个Omega?”王青把玩着他左胸,“逗我?Omega的胸肌能长成这样?!”
冯建宇舒服地哼哼:“不是,我是Alpha没错,我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王青亮出蠢蠢欲动的犬齿:“你是不是Omega,我试试就知道了。”
冯建宇心里其实也没有底,他一时确信自己的身份不可能出错,一时又想万一出生时医院弄错了呢?万一我真的是个Omega怎么办?被标记了呢?怀孕了呢?!
王青并没有给他思考的空间,他把冯建宇反转过去,露出纤长的脖颈,一口咬了上去。

评论

热度(58)

  1. 我在你背后回头笑一下亡人越刀 转载了此文字
  2. 叫我比欣欣亡人越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