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你背后回头笑一下

我爱漫画,手游,小说(晋江)。所有都可以来聊~ 脑洞异常多。。。

【娱乐圈】提拉米苏的滋味 02

亡人越刀:



甜点师影帝青X单身爸爸总裁宇,长篇,甜甜甜甜甜甜甜

—— —— —— —— ——

第一章 柠檬姜茶



签了王青,真的是冯总人生中的一场意外。
那天是十二月二十六号,圣诞节的第二天,马路上店铺前,到处贴着圣诞老人慈祥的笑眯眯的脸。北京的早高峰才不管你圣诞不圣诞呢,永远让人抓狂到死。冯总坐在车里,捂着抽痛的胃。
昨晚公司年会,冯总迎来送往地,应酬到半夜两点,灌了一肚子酒。今早起来的急,受了些风,又没吃早点,胃已经发出了强烈的抗议。
“不行,这么下去出问题了。”冯总瞥到路边有家咖啡店刚刚开门,当机立断,把车一路开上人行道,熄火下了车。
那家咖啡店门面不大,但设计感极强,透明的大玻璃门,门扉上方是原木质地的遮阳板,墙面只涂了白色和绿色的涂料,露出里面砖块的质地来。门口几盆鲜花夹道,二楼还有一个露天的小花园。
冯总匆匆看了几眼,透明的玻璃门里,隐约能看到店主的身影,高大的背影在烤箱前忙忙碌碌。面粉和黑糖焦香的烘烤味从门缝里钻出来,刺激着空荡荡的胃。
冯总推门进去,那股味道混和着新鲜的果香和甜甜的牛奶,一瞬间占据了整个鼻腔。
店主正在从烤箱里往外拿花生糖,听见声音转身回看,右手裹在厚重笨拙的烘烤手套里,衬着他高高大大的身材,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萌点。
——脸长得真不错啊。冯总心想。他职业病又犯了,在娱乐公司待久了,看见这样的好苗子就条件反射想要拉下水。
王青挑挑眉,看着这个奇怪的客人,“您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冯建宇回过神来:“啊,不好意思,这里有什么早餐吗?热饮也行,我有点胃痛。”
王青把烤箱关上,西饼屋是不卖早点的,其实现在还没有营业,店里的小学徒和服务生都还没来。王青习惯早起开店门,把糖和芝士蛋糕烤出来。
看着他轻轻蹙起的眉尖,似乎真的很痛的样子,王青把不卖早餐的拒绝默默地咽下去,他环顾了一下柜台:“有新鲜出炉的花生起酥,饼底是养胃的黑糖。还有热奶茶和鲜榨果汁,主食有可以现做的可丽饼,还有马上能出炉芝士小方,您看需要哪样?”
冯建宇选了热气腾腾的花生黑糖酥,新鲜的甜牛奶。芝士蛋糕还有再等一会儿,冯建宇端着餐碟,环顾身周。

外面看来一家小小的咖啡店,里面竟然别有洞天。门脸不大,但纵深可观。一进门左手侧是吧台,开放式厨房,码着整整齐齐的烤箱和煎锅厨具。右手边是几张木桌木椅,桌椅后面被书架隔开,转过去就是个小小的天井小院。
天井的空档被镶嵌了玻璃池,里面放了几尾漂亮的红鲤鱼。池下是几张桌椅,原木桌子,芥末黄色的亚麻沙发。
大宇捡了一张沙发坐了,阳光透过头顶的水和玻璃板照下来,偶尔游过几尾鱼,投下摇动的影子,整个人暖暖和和,懒洋洋地。
冯建宇抱着蓝白相间的条纹抱枕,一点一点地抿完一杯热腾腾的牛奶。他嘴巴有点嘟嘟起,嘴角粘着一小点奶沫,让王青忍不住看了几眼。
今天其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刚开完年会,今天一大半人没去上班,公司清闲的很。冯建宇给秘书发了条短信,索性给自己放了个假。
也许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太安逸,或者是店长长得帅气,又或者是音乐很好听。总之,冯建宇决定不要辜负这一上午的大好阳光,和甜甜的花生糖。

烤箱发出滴的一声。
冯建宇收回目光,重新朝店主看去。
店主半弯着腰,小心翼翼地,从烤箱里往外端铁盘。
长得倒是挺帅的,冯建宇心想,特别适合他手里的一部新剧男二号。
“你有做演员的意愿吗?演电视剧什么的。”冯建宇出声问到。
王青被他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回过身来,看见那个奇怪的客人趴在柜台上,懒懒散散的样子。
“挺好的剧本,还缺个男二号,高富帅,闲暇时会给女主烤甜点。报酬还可以,你看你有没有兴趣?”
王青握着刀,利落地把芝士蛋糕切开,盛了一角递给他,笑说:“你是星探吗?”
冯建宇接过瓷盘,拿小钢叉一点一点地戳着蛋糕,闻言挑挑眉:“嗯,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吧。我现在确实缺这么个人,你长得挺帅的,凭我的经验,你会很火的。”
“我该说声谢谢吗,”王青笑道:“你也很帅啊?干嘛还要找别人?”
冯建宇摆摆手:“我女儿都上幼儿园了,已经不招女孩儿们喜欢了。”
王青是真的没想到。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冯建宇:“那可未必,现在的女孩儿,个性极了。谁敢说能摸清她们的口味?而且是真的看不出来啊!您长得可真年轻。”
“其实我年纪也没多大,我主要是结婚太仓促⋯⋯”冯建宇歪着头,“话说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是真觉得你形象挺好,当蛋糕师可惜了。”
王青笑了一下,没有把这句邀请放在心上:“我这人特别不上相,您甭看真人看着还行,上镜可丑了,而且也没有学过表演,还是算了,别砸了您的招牌。”
冯建宇耸了耸肩,没有再坚持。
他端着蛋糕回到座位上,王青又烤了一炉蛋糕,他手指修长,沾了几点面粉,搅拌芝士的时候动作优雅从容。

十点钟以后,客人渐渐多了些。小学徒和服务员都来了,王青就解了围裙,走出吧台,靠在一边的博古架前挑唱片。
那大长腿架在博古柜前,简直是无处安放。冯建宇越看越想招揽。
王青就随意地站在那儿,把唱片推进机器里。是北欧的一个乐队,很小众的乐队,做维京金属的摇滚乐队。冯建宇看见他的手指敲在博古架的木棱柱上,一下一下地合着节拍。
——乐感不错,冯建宇心想,品味也很好。
有熟客进来,向店主问好,还有大胆的女孩儿,习惯性地调戏店主。
有女孩点了一份鱼排,而且指名要店主做。
王青笑着摇摇头,虚点了那女孩儿一下,又进了吧台里。
他把鱼排处理了,拿刀把鱼排的骨头剔出来。随意打开火,滴几滴橄榄油,然后把鱼放进平底锅。
鱼新鲜肥美,是早起刚刚送来的活鱼,鱼肉被锅底加热,和油脂融在一起,发出滋滋的声响。王青从右手边抽出来一只瓷碟,黑色的碟子,边上有豆沙绿色的花纹。他切了两片杨桃打底,在盘底随手划了一抹彩椒酱作为配酱和装饰,然后把鱼排码进盘子。用两只手指捏几撮海苔碎和胡椒粒,撒在菜上,最后在焦黄的鱼排上面放了一朵罗勒叶。
王青端着盘子亲自给女孩儿送餐,女孩儿的同伴们纷纷起哄,王青神色自然,落落大方,很有风度。
冯建宇越发觉得自己没有看错。
——这是一个天生适合在荧幕上发光发热的人。

结账离开的时候,冯建宇留给他一张名片,看他漫不经心地收到柜台里,冯建宇笑笑,也没在意。
王青却又叫住了冯建宇:“你好像胃不太好?”
冯建宇苦笑一下:“老毛病了,长期饮食不规律,吃坏了胃。现在不经饿,一饿就痛。”
王青看冯建宇拿着一个随行杯,于是示意他递过来:“我们店里有很养胃的柠檬姜茶,我赠你一杯吧,喝着管用再来。”
——挺懂礼貌的,也很会做人。冯建宇默默递过杯子。
王青用冯建宇的杯子,给他泡了一杯黑糖柠檬茶。两个人隔着袅袅的白气对视,杯子里传来很香的柠檬味,和一点微微焦苦的黑糖。

后来,冯建宇的杯子里连续几天都是那种味道,没有酸甜味,只是一点若有似无的柠檬的香气,沾染在玻璃杯壁上,经久不散。

很久以后,冯建宇再想起这一杯茶,只觉得很暖。就好像他这个人,无声无息地侵入他的生活,入口酸涩辛辣,回味却甘甜。而且余韵绵长,经久不息。

评论

热度(74)

  1. 我在你背后回头笑一下亡人越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