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你背后回头笑一下

我爱漫画,手游,小说(晋江)。所有都可以来聊~ 脑洞异常多。。。

所有的MISS都射在了他心上

江波涛用尽十成功力接住扑过来的周泽楷,连退三步深吸一口气说道:

夹带了一点点私货。


江波涛在查过自己卡内余额后,心情非常沉痛。


毫无疑问,剩下的这点钱根本不够他支撑到月底父母再次打款。但要让他打电话回家告诉自家老爹自己没钱是因为睡过头错过考试时间惨遭重修,估计一分钱救济都讨不到还会被骂出翔。


这种时候,只能自力更生了。


去找叶教授的时候,他只是单纯想要问问能不能给他介绍一个勤工俭学的机会。


然而叶教授在听完他的遭遇后,表情神秘地从柜子里掏出了一把枪。


江波涛吓了一大跳。


“违法犯罪的事情我是不做的!”他严肃地强调。


叶教授非常鄙视,“看清楚,这是玩具气枪。”


江波涛松了口气,然后依然疑惑不解。他想要打工,给他一把玩具枪做什么?


两天以后,江波涛带着那把玩具气枪,来到学校后门附近的梧桐小径。


这梧桐小径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因为地处偏僻,所以虽然规划时并不是步行街,但很少会有机动车经过。而道路两旁两排整整齐齐的梧桐木历史悠久。总体来说,非常有情调。


大学附近,一条有情调的街道,一到傍晚时分,放眼望去全是死死团的狙杀目标。


江波涛的目标就是这些情侣们。当然,不是为了狙杀他们。


他在街边忙活了半天,最后摆起了一块招牌。


“有奖射击,十元五次。”


然后搬了张凳子旁边一坐,等着开张。


能不能赚到钱,就看这把气枪的发挥了。


这可不是一把普通的玩具气枪。叶教授递给他的时候,表情看起来相当得意。他告诉江波涛,本校射击队曾有一名姓苏的学长,是个奇才,给这把枪开过光。


“从此以后,这把枪就什么也射不中了,”叶教授说,“靠着这把枪,我们在学校后面那条梧桐小道上赚到了第一桶金。现在,是时候传承下去了。”


江波涛意会的非常快。


他回去亲身测试,感叹苏学长确实是个人才。一般气枪被动过手脚,弹道偏移总有个固定角度,有经验有技巧的多试几次就能掌握诀窍。但这把枪被改得太牛了,这偏移角度完全随机,每一枪都不一样,毫无规律可循。


用叶教授的话来说就是,这位每年在各大高校比赛中横扫奖杯的苏学长拿着这把抢照样百发百不中。


连创造者都无法驾驭的邪神之力。


收获喜人。


江波涛手头的钱不多,进的货都是一些毛绒玩具之类女孩子会喜欢的小玩意儿,成本低廉。


然而事实上两天下来他几乎没有付出任何成本。


来来往往都是情侣,女孩子说一声可爱,绝大多数年轻男士都忍不住想要展现一下男友力的冲动。反正十块钱,又不贵。打个气枪而已,能有多难。


就是难。


在各位男士们颜面扫地的同时,江波涛赚的盆满钵盈。他毫不怀疑其中个别人士对他这把破枪恨之入骨,连带对他这个奸商也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端起枪来都巴不得能打穿他的脸。


但这两天的经验让江波涛非常安心。事实告诉他,就算用这把枪瞄准了他的脸,也一样是打不中的。


摆摊第三天的晚上,江波涛算了算收入,觉得差不多可以见好就收了。


反正他也不过是想要度过这暂时的难关,还没真打算靠着这骗人玩意儿发家致富。就在他打算收摊的时候,迎来了第一个单身的顾客。


对方在他的摊前路过,然后驻足,犹豫了几秒钟以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十块钱的人民币递给了江波涛。


原本想要收摊的江波涛在看清对方的脸以后,决定再多接一笔生意。


一发不中,对方很是惊讶。拿起枪正正反反上上下下看了一圈,皱着眉头又射一发,依然不中。


江波涛坐在一边的板凳上,托着下巴看着帅哥打手枪,觉得心情不错,想着干脆待会让他随便挑一个带走好了。还剩下那么多,留着也没用。


再次射偏以后,这个帅哥似乎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规律,表情变得胸有成竹起来。


江波涛在心里咂舌。


从这位小帅哥第一次举起枪时,他就无比确定对方就算不是专业人士,那也得是个资深爱好者。他在这儿坐了两天,就没见过那么漂亮的举枪姿势。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专业人士和瞎子使用这把枪的效果不会有太大差别。


他在对方第四发依然落空以后主动搭话,“同学你是我们学校射击队的吧?“


对方点点头,然后继续射击了第五发。


果然是颗粒无收。


江波涛从凳子上站起来,刚想说我送你一个,却见对方再次从口袋里掏出了十块钱向他递过来。


帅哥脸上写着三个字:不甘心。


这天晚上,江波涛一共赚了这位帅哥六十块钱。


如果不是掏空了口袋,他毫不怀疑对方会继续执着地和这把破枪纠缠下去。


他看着对方那一脸纠结,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你要是喜欢的话,随便挑都行,送你。”


然而对方并不领情,“要了没用。”


所以你一开始就是过来射着玩儿是吗?江波涛微妙的有些心疼。


然后他又问,“那你还有钱吃晚饭吗?”


“……”对方一言不发看着他。


江波涛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便签纸,写了一行字,贴到他的招牌上。


“射击满三十次,赠送快餐一份。”


见对方依然不说话,江波涛把剩下的一包塑料子弹递给他,“那就再附赠二十次射击好了。”


打光最后一发子弹,终于有一个毛绒玩具应声而倒。


江波涛一脸惊讶,“哎哟我去,太厉害了,你还是第一个用这把枪打中目标的人呢!”


然而对方表情看起来并不愉快,“我瞄的旁边那个。”


“不管瞄的哪个,反正都是中了。”江波涛捡起那只粉红色的小企鹅,“它是你的了。”


对方摇头。


“嗯……那快餐也不要吗?”


吃完一顿饭,江波涛知道了这位名叫周泽楷的帅哥还真是学校射击队的王牌选手。


估计是从未受过这般奇耻大辱,所以才一时有些执念了。


不,周泽楷的执念显然不是一时的。


他非常认真地问江波涛,“你明天还出摊吗?”


“……”江波涛很想告诉他,计划是不出的。但话到了嘴边,又改了口,“你要是想来玩,随时欢迎啊。一起吃过饭也算是朋友了,不收你钱。”


然后他又从身边的袋子里掏出了那只企鹅,“就算不要也得拿回去啊,这边的规律,打中了就要带回家。”


周泽楷第二天来的时候,给他看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江波涛完全看不懂的计算公式。


“这是有迹可循的。”周泽楷说。


于是江波涛知道了,这位射击队的王牌选手,同时还是数学系的高材生。


可惜现实并不给他面子。


江波涛在这一天一笔生意都没做成,让周泽楷打光了所有的子弹。


“明天你还来吗?”周泽楷问。


“来啊,”江波涛坐在板凳上撑着下巴看他,“回去再好好算算。”


“不应该啊,”周泽楷在两人第四次一起走出食堂时一脸困惑,“没算错啊……”


他手里拿着那把玩具气枪一边比划,一边皱着眉头。


“给我这玩意儿的人说,这东西毫无规律可言,你还是早点放弃吧。”


周泽楷不说话,继续边走边摆弄。


他包上一只粉红色的毛绒企鹅玩具随着他的动作一摇一晃。


觉得违和,又觉得意外的合适。


江波涛把视线移向周泽楷认真的侧脸,还是很想笑。他想干脆还是让周泽楷下次来他寝室玩儿吧,反正现在也不愁钱了,摆个摊招待来招待去也就只为了这一个客人。还不如找个更安静又没有旁人的地方,方便说些别的话,做点别的事。


他一边想着,一边又往前走了一会,一回头发现周泽楷还留在原地发呆。


“怎么了?还在琢磨啊?”江波涛喊话。


周泽楷对着他把枪举了起来,然后偏移了些许。


从江波涛的角度看过去,枪口对准的大概是距离他身侧二十公分的位置。


“你想射我啊?”


周泽楷摇了摇头,“理论是,但我好像算错了。”


“你的理论,这一枪应该射中那里?”江波涛问。


周泽楷抬起另一只手,指了指江波涛,又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这儿。”


“试试?”江波涛说。


周泽楷看着他,没开口。


于是江波涛也抬起手来,对着自己心脏的位置点了点,“说不定就中了。”


周泽楷扣下扳机的时候,江波涛还是面带微笑的。


这些天他少说打了近千发子弹,距离那么近都没中过,更何况现在还离得那么远。


周泽楷很安心地这么想着。


江波涛惨叫着蹲下身去的时候周泽楷吓了一跳。


就算是玩具气枪,打在身上还是很痛的。


他捂着胸口,抬头看向一脸紧张的周泽楷,“厉害,终于让你算对了。”


“痛不痛?”周泽楷说着伸手想要扯开他衣服看。


就算已经到了晚上,在这人来人往的学校大路上当街撕人衣服总是很引人注目。


江波涛努力护住胸口,“没事没事……这是玩具嘛,能有多大力气,痛一会就好了。”


周泽楷将信将疑,伸手往他心口的位置按了一下。


“嘶……”江波涛皱眉。


“要不要去医院?”周泽楷担心极了。


“你也太夸张了吧,连皮都没破,去医院干什么。顶多到明天青一块,过一个星期就连印子都没了。”


“……”周泽楷不说话,脸都皱了。


“心疼啦?”江波涛问。


“真的没事?”周泽楷问。


“可能有……”江波涛说着,看着周泽楷皱起的眉头,笑了,“内伤。”


“……”看他还有心情笑着打趣,周泽楷微微松了口气。


“不过……”江波涛舔了舔嘴唇,说道,“你要是愧疚,也是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什么?“周泽楷问。


“还记得我这儿的规矩么,”江波涛笑着看他,“射中了就归你了,是要带回家的。”


“……”


上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周泽楷默默接过了那只粉红色的小企鹅,然后扣在了自己的包上。


而这一次,他在片刻的沉默后,伸手把江波涛从地上拉了起来。


“哦。”他说。


FIN。




 

评论

热度(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