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你背后回头笑一下

我爱漫画,手游,小说(晋江)。所有都可以来聊~ 脑洞异常多。。。

【K莫】美人,你这样会被日的(温柔克制控制欲KO,撩完就跑傻白甜郝眉)

白共饮:

* 温柔克制控制欲-黑客KO,撩完就跑傻白甜-美人师兄


【K莫】美人,你这样会被日的(中 )【K莫】美人,你这样会被日的(下)


———————————


  00




  KO打开电脑,网络上除了小打小闹基本仍是波澜不惊。




  日复一日的生活,打工带来的疲惫让他哪怕是要黑掉别人的电脑也提不起兴趣。




  KO视线落在桌面上的游戏图标,最后也没有打开。




  敲动键盘,他做了这两年里做的最熟练的事。




  新开的页面满是幻想星球的后台数据,他找到他唯一关注的那一块、那个数据。




  良久,KO合上了电脑,合衣躺在了床上。




  上次登录时间,二年零三个月。




  他还是没有上线。




  




  九年制义务教务后就辍学的KO,知道对数字反应极快,顺藤摸瓜也摸索到了自己的兴趣所在。




  别的男孩子在他那时候的年龄里要么苦读书要么打游戏的时候,他已经把打工用来吃饭的钱,剩下一部分全放进了网吧。




  缜密活跃的思维和天分,让他自学成了黑客。




  而后来他一战成名靠的也许正是他自学摸索不成套路,别人只灵光一闪的东西却是他习以为常的思考方式。




  




  他喜欢数据与代码。




  这是网络行为的直观源头,他能掌握这些,就能握住一个世界。




  他在现实生活里没有朋友,除了干活就是在电脑上磨练技术,没有机会和时间去结实别人。




  不过他喜欢自己一个人的日子,没有多余的人与事能影响他。




  唯一能对他产生影响的也许只有暴雪与大雨了。




  渐渐养成疏淡的性子,用数据与直觉来识人。




  快捷方便,随性自然。




  




  KO从未料到过自己有一天会被规则束缚住。




  直到这个游戏,自他知道自己性别就消失的那天起。




  他动过无数想要黑掉他电脑的念头。




  后来到底是什么阻止了他,他没有细想过。




  




  等他在学校食堂的窗口处遇见那双笑地干净的眼睛的时候,心跳地像是如同两年三个月前他问他要不要结婚的心情。




  久违快活,久违窒息。




  不同的人真的能给人带来完全一致的感觉吗?




  也许吧。




  




  认识郝眉后他鲜少再记起游戏里的他了。




  偶然还会有熟悉的感觉被唤起,但他不会把郝眉当做他的替身。




  这是对俩个人的不敬,他不屑如此。




  郝眉是一个契机,把他从之前那件事的执念上抽离回现实世界。




  也许他能慢慢放下,让他成为一个过客里带点温度的回忆。




  




  郝眉很好,也许他不能和他做正常意义上的朋友。




  像是太阳,跳脱灵动。开心就大笑,不开心就会争吵。




  坦率而行,不只隐藏为何物。




  他不同,他不会让自己过度靠近他。




  因为当CPU负荷到极限的时候,只有两种结果:把自己烧坏、或者把自己连同电路一起烧坏。




  这是必须被防护的事情。




  KO不能及时给自己的CPU降温,那么唯一可控的方法是他不去碰那些危险文件。




  




  




  而等那双眼睛在他面前毫无防备地醉成了眼波流转的时候;




  等他不知危险赤诚接近他的时候;




  等他抱怨工作辛苦给他信任的时候;




  等他以为自己能忍住却终于放任自己黑进他的电脑改了碍眼的桌面又输掉比赛主动去公司帮忙的时候;




  他突然明白了,这就像一个游戏,可以走捷径。




  但是如果用外挂,就有失败的危险。




  即使处于黑客世界的规则,他也会排除哪怕一丝因为自己的犯规而输掉的可能。




  




  等最终,他得知郝眉就是两年前游戏里的那个人时,CPU温度飞速飙升。


  


  不同的人真的能给人带来完全一致的感觉吗?




  不能,只有相同的人才会。




  


  




  01




  办公室里众IT精英运指如飞,郝眉一个人却是手没动脑子动。




  他皱着眉苦着脸扭头死盯着不远处KO看,还是毫无表情面容无波的样子,就和平常一样……




  好像刚才在他耳边抛下炸弹的不是KO一样!




  中午本来大家吃饭聊天,插科打诨,气氛融洽,节奏自然。谁成想午休快结束的时候KO突然走在他面前,对他平静地说,“忙完了上游戏和我结婚。”




  然后……哪还有然后!!!KO竟然就这么走回座位继续做事了!没有然后!!




  郝眉愤愤地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凉水压压惊。




  干嘛好端端的又让他上去结婚,而且有这么求婚的吗,也不对,不是求婚,但是这也太草率了吧!




  就算是再婚也不能这样啊!




  




  郝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但是怎么想怎么都心里不舒坦。尤其是看看他在这纠结着,KO却在那想着不知道什么事情。




  他是真拿不准KO是在发呆还是在想什么事情。




  别人吧,在这两者上的表情必然是有差异的。不同的只是表情的差异等级。例如他们老三就是第一级别,愚公猴子酒他们估摸着就是第七八九级别。




  从一到十,由浅入深。




  但是KO呢!差异值无限接近于零。




  找不到关键位置要怎么破解啊!




  郝眉苦恼地又拿起了刚刚就空了的水杯。




  他一向是心里装不进事,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找不到问题就问问题。




  闷在心里非要得抑郁症不可,他这么聪明机智的大好青年怎么能被纠结折磨垮?




  这么想着他蹭地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大步走了过去。




  




  KO的确没有在工作,他脑海被郝眉的样子牢牢占据着。




  他强迫自己把专注力投入到工作上,没想到这样反倒让他的速度更快,比平时缩短了近一倍的时间,就像他的大脑想早点腾出内存来运行关于郝眉的一切。




  KO在想他中午听自己说完后的样子,可以用惊慌失措来形容。




  不过没关系,他总有办法让郝眉点头的。




  他才扫过去一眼,郝眉的气势立刻就散了。




  郝眉正纠结是这么抬头挺胸的走到KO——旁边去打杯水再回去还是就这么直接逃亡的时候,肖奈和贝微微一起进来了。




  




  郝眉眼一亮,不愧是他郝眉家老三和三嫂。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老三!KO他骚扰我!!!”




  ……




  等一场闹剧过后,郝眉开心地仿佛一千块钱已经拿到了手里。




  “KO走走走,我们现在就去结婚。”




  郝眉成功地拿到了一千块钱,被大家揶揄了个遍也再婚完毕。




  但是看着KO那张脸,他怎么就觉得今天的KO阴气好重…




  哎,男人心,海底针啊。




  




  02




  郝眉十分失落十分不高兴地看着他三嫂和老三讨论他是怎么就让自己输两次的时候,KO不知道自己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自己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郝眉拽入水中烙下所有权。




  那些藏起来的激烈情感就要失控决堤,他一头重新扎进水里,把自己除了克制之余的力气全都耗尽在池子里。




  这是为什么他后来又多游了那么多圈。




  浸在冰冷的池水里,耳边只有闷声响动的水花声,这最接近于他与电脑独处时间的感受。




  没有人声,全部只有他自己。




  一切他都可以完好地控制住。




  被熟悉的安静包围,KO慢慢把心里的躁动与血脉喷张压了回去。




  




  他从水中无声的钻了出来,才一出来就和另一个人面面相对。




  郝眉孤零零地蹲在池边,看着他终于在池边露头先是愉快地瞪大眼睛,里面闪着熠熠光辉。




  随后又把脸不自觉地鼓了起来,“你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住在泳池里了呢。”




  郝眉嗫喏地看着KO的脸,被沾湿之后帅气地要命,可他总觉得又平添一份冷厉,再加上刚才办了错事,一时不敢说什么。




  KO微微抬头注视着他,看到他渐起的焦躁不安,还有惙惙地一眼又一眼偷瞄他的样子。




  周围的人都不见了,只剩一个他在等着他。也不吵闹,难得安静。




  KO心里涌起一阵暖流,眼神柔和起来。




  他抬起手伸向他的脸颊。




  




  郝眉此时一闪而过的念头就是如果自己是只小动物那么一定浑身毛都炸开了。




  不过相处这么久了,虽然他仍然有很多时候对KO的动态表示疑惑,可KO细微的情绪他都能够捕捉到。




  例如现在,KO的眼神这样温柔地看他,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于是他浑身僵硬地缩在泳池边,心跳骤然加速,像是KO跃进水中那一秒钟溅起的水花。




  KO的嘴角很轻地牵动一下,右手托住郝眉的下巴,拇指肚在他的脸颊处缓慢而轻柔地擦过。








  郝眉被他冰冷的手激地浑身打了个哆嗦,努力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他颤抖地声音,“怎、怎么了?”




  “溅到水了。”




  KO的声音平静地就像身后重新波澜不惊的池水,低到甚至没有回声。




  郝眉眨了眨眼,哦了一声。




  然后突然跳起来,“那你还用你的手摸我!你手上都是水!”




  KO趴在池边,仰着头看他,不说话。




  郝眉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脸莫名地越来越热。他胡乱地用手擦了擦脸,“你,你不生气了吧。”




  他见KO没反应,心里又开始发紧,他瘪着嘴蹲了回去,“你别气了。我下次一定无条件堵你赢!”




  KO看着他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的大眼睛,里面写满了讨饶。




  沉默许久,嗯了一声。




  郝眉嘿嘿一笑,“就知道你讲义气。你不气了就快出来,我要饿死了。”








  KO手搭在池边,双臂一撑就从水中挺出大半个身体。




  半裸劲瘦的身体在背景冰蓝色的池水里显出些苍白,但是水珠顺着肌肉线条往下流淌的样子实在是……




  郝眉蓦地背过身去捂住了鼻子。




  糟了!他刚才竟然觉得KO性感!!




  他看片从来都只觉得妹子漂亮可爱身材好,他的文字库几乎没有性感这个词。竟然在现在出现了!!




  都是KO身材太好、长地太帅的错!




  他低头撩开自己的衣服看了看自己肚皮,他身材也不差吧……就是没什么肌肉而已。




  回头得问问KO是在哪健身的,他也得去练练了。




  KO无声地走到他的旁边,“走吧。”水珠落在眼里有些不舒服,他用手把头发向后梳了过去。




  郝眉盯着他伸展开来的身体,不知道怎么想地把手放在KO的腹肌上摸了一把。




  KO顿住手上的动作,郝眉也傻了。




  好半天,他眨了眨眼,飞快地收回手转身就走。




  “啊啊啊!好饿,快走快走。那群饿鬼估计要哭嚎了。”




  KO站在后面看他匆匆而去的背影,闭了闭眼。




  




  这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




  等到下一次……


  




  KO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 未完 ——





评论

热度(3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