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你背后回头笑一下

我爱漫画,手游,小说(晋江)。所有都可以来聊~ 脑洞异常多。。。

让专业的来(十一)

青山为雪:

11


 


那一瞬间,整片黑夜中的雪原都寂静无声。巨鸟得意地一甩颈项,让被囫囵吞咽下去的人类滑下它的喉咙。


接着它低下头,看到另一个猎人抓住了它的爪子。


从那里传来的力道超乎想象,巨鸟惊慌地试图飞起来,但是从腹中传来的强烈不适感让它悲鸣一声,接着就被迫在蛮横的拖拽下坠向冰原。当韩文清跳上异种的背部时,整个形势仿佛是之前的逆转:一方手足无措,另一方则彻底陷入了被激怒的状态。


没有谁会愿意直面韩文清的怒火,无论是扯断网线的家长、撕碎试卷的班主任、端来一锅五仁月饼的厨师、或者在主席台上拿起话筒表示“我简单说两句”的黄少天——这些全部加起来都不及他现在的一半令人恐惧。异种拼命想要扑扇起翅膀,可是腹部的坠重感越来越强,让它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钉在菜板上的一只烧鸡。


韩文清跨过它横平的脖颈,一拳轰在那来不及闭合的眼睛上。碎冰和透明的血液喷涌而出,迎面浇了他一头一脸;他仿佛一无所觉,面无表情地一下一下击打着异种的头部。


不知道过了多久,巨鸟终于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从头上和腹中传来的痛苦让它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韩文清沿着它的脖子滑下来,来到正对着他胸腹的地方。


这个猎人沉默地看了看那里,把手猛地插进了异种腹部的毛皮,正对着那微微凸起的部分。


那些覆盖在上面的灰色羽毛实际上更像是冰晶,它们既锋利又寒冷,很快就在人类的手上造成了流血的伤痕。但韩文清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只是不停地撕开那些厚实的羽毛和表皮,想要彻底剖开这只异种的腹腔。


做这件事的时候,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镇定。


对于韩文清来说,从还是个小孩子时第一次握起拳头和异种战斗开始,到作为一名资深猎人奔波在狩猎之路上的现在,令他惊慌乃至恐惧的时刻不算太少。和很多人认为的“韩文清生来就这么凶残”的认知不同,他那份无论何时都能予人信心与勇气的坚毅,是一点一点在生存中磨练而出的。


在战斗中失手,他会咬咬牙继续冲上去。同伴受伤或身亡,他会是第一个站起来鼓励所有人,咽下悲痛继续前进的那个。只要他还没有倒下,一切挫折都只是铭记于心的伤痕,它们会令人痛苦,但也仅此而已。


而半年前叶秋的离去,给他带来的则是前所未有的感受。


有些人会像对待友人那样珍惜势均力敌的老对手,韩文清觉得自己绝不在其列,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叶秋这人着实有轻易把人惹得火冒三丈的本事——他只想打败他,让他那张一开口就能把人气死的嘴里吐出认输的话。


再之后呢?他没想过。


在联盟大部分人都认为叶秋只是失踪了的大半年间,只有目睹了当时情况的韩文清和喻文州知道事情并不那么乐观。在猎人的世界里,失踪往往离死亡一步之遥,但这一次,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觉得叶秋还活着。


因为他是叶秋,叶秋怎么会无声无息地死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裂缝里呢?


韩文清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他比谁都相信叶秋的能力,但发生在眼前的事实不断提醒着他,也许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残酷。


他想着叶秋兴许会忽然出现在什么地方,把当地联盟管理员气的心肌梗塞。过了一个月,两个月,然后大半年,他一直没等到这种消息。


他不得不开始接受这个事实:也许所谓老对头,并不一定能等到一场与他宿命中的对决。


这是种非常微妙的感受。说悲痛也不恰当,他们甚至都称不上朋友。但这种失去了什么东西的空虚感挥之不去,不痛不痒,只是偶尔有点难以言喻的酸苦。


到了后来他会想,如果叶秋还活着,就算是那些一如既往的欠揍笑容和无穷无止的嘴贱嘲讽,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如果叶秋还活着,他们争执了许多年的谁胜谁负大概也不是非有个结果不可;如果叶秋还活着……


韩文清厉声道:“叶秋!“


他染血的双手活生生地将异种腹部最后的一片皮肉左右撕开,露出了中间的内容物。叶修蜷缩在巨鸟的腹腔里,左手撑着半张开的伞,右手抱着一团看似是人形的东西,全身上下挂满的碎冰在光线照射进来的一瞬间熠熠生光。


韩文清定定地看着他,对方也抬起头回望,两个人就在沉默中对视了好几秒。


然后叶修忽然把手里抱着的那个人形递了出来,用非常沉痛的语气说:“大夫,既然剖腹产都做了,您还是保孩子吧。”


韩文清:“……”


他黑着脸把叶修和他抱着的东西一起拽出了巨鸟的肚子。当那个人的脸整个露出来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这张面孔看起来有点眼熟。


“这是小明?”他不确定道。


“没错。”叶修抹了把头发上的冰碴,“这鸟人的嗓子跟过山车似的,连安全带都没有,负分差评。”


他们把小明放在雪原的地面上。小明的咽喉上还有一道狰狞的伤口,但宛如生时的面孔上表情却十分安详。在离开异种的腹部之后,他的遗体就像春天的雪人那样缓缓开始融化,最终化成了一滩无色的水,只有一把两臂长的刀还留在原地。


巨鸟异种哀鸣了一声,声音中却没有多少凶意,听起来说不出的凄凉。在两个猎人的注视下,它的眼中流下了一行泪水,一触到地面就叮叮当当地结成了冰晶。


夜空上迸发出一道强烈的光芒,整个天地都摇晃起来。叶修抓起那把刀:“裂缝要消失了。”


他们站在原地,目送着这个寒冷世界中所埋葬过的一切。最终那一望无际的冰原、飘着雪的漆黑天空、星光披覆的羽毛、还有长河上的小船都消失了——温暖干燥的气流从空调里吹拂到他们身上,外衣上结着的霜花顿时都化成了湿漉漉的痕迹。


他们回到了真实的世界。


“累死了……”叶修看也不看地往后一倒,一手抓着伞一手捏着那把从异种肚子里掉出来的刀,“这混蛋自闭症儿童啊,真没打过这么难缠的。”


韩文清低头瞪着他:“在鸟肚子里待着挺开心?”


“老韩你产科医生当的不怎么样嘛。”叶修嬉皮笑脸道,“这剖腹也剖的太凶残了吧?”


他抓过韩文清的手,晃晃伞尖把他的伤势恢复了一点。“我可不是专业治疗,”他边处理边说,“你凑合着点。”


韩文清活动了一下手指,抬头环顾周围,这才发现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可怕的粉红色。叶修正摊平一张软绵绵的玫瑰色大床上,毫无所觉地研究着手里的战利品。


“起来。”韩文清面无表情,“办完事赶紧走。”


“走不动啦。”叶修赖在床上不挪窝。


“快起来!”韩文清怒道,直接拎起了他的衣领。出乎他的意料,叶修顺着这股力道树袋熊似的就趴在了他的肩膀上。


“真动不了啦,老韩。”叶修悄声说,吐出来的气流凉冰冰地拂过他的耳畔。“——当回好人,把哥送回家呗。”


他一歪头,沉沉地睡了过去。韩文清摸了摸他的额头,那里冷的吓人,但至少这次还有人类的呼吸和心跳。


一个小时后,韩文清扛着叶秋走出情人旅馆门口的照片登上了联盟论坛首页,并且迅速地成为了本周最热门帖子。



评论

热度(1048)